中新社阿斯塔納1月4日電 題:(國際觀察)歷史的夾縫:克裡米亞的第一個俄羅斯新年
  中新社記者文龍傑
  2015年1月1日,克裡米亞迎來了第一個俄羅斯新年。然而,處於歷史夾縫的克裡米亞民眾過得並非快樂。當前困難到底是新舊交替期的陣痛,還是緣於當初“衝動的選擇”?
  克裡米亞是黑海北部海岸的一個半島,毗鄰近東地區兩大洲的咽喉,歷來是兵家必爭之地。2014年3月16日,克裡米亞舉行全民公投,投票率為83.1%,96.77%參加投票的選民贊成加入俄羅斯聯邦。3月20日,俄羅斯批准了克裡米亞加入俄聯邦的條約。3月27日,聯合國大會通過克裡米亞加入俄公投無效。
  儘管如此,克裡米亞仍於3月29日晚將時鐘撥快兩小時,正式改用了莫斯科時間。在2015的跨年鐘聲敲響之際,克裡米亞民眾聽到的是俄總統普京的新年賀詞,而非烏總統波羅申科。
  烏克蘭方面表示永遠不會承認克裡米亞加入俄聯邦。2014年底,烏克蘭封鎖了半島的交通。就在新年即將到來的前兩天,烏克蘭切斷了克裡米亞半島中心城市辛菲羅波爾及其周圍地區的用電。
  俄羅斯分析人士說,烏克蘭此舉是對俄羅斯的“訛詐”,想藉此激起克裡米亞民眾的反俄情緒,以要挾俄羅斯。
  可以想見,克裡米亞人的第一個俄羅斯新年過得並不舒服。不過,問題似乎並不僅來自於烏克蘭的封鎖。
  在辛菲羅波爾,一名從事個體經營的民眾對當地媒體說,“我想把盧布換成美元,但是從新年開始兌換點就停止營業了。據說,他們是按照俄羅斯法律被關停了。”
  一名兌換點的工作人員說,“以前按照烏克蘭的法律,我們可以獲得經營許可證,交稅之後就可以正常工作。現在無論是結匯還是購匯,都得去銀行辦理,得辦理一大堆手續,要說明這外匯是從哪來的,或者要解釋清楚為什麼要換匯。這是逼著人們去‘黑市’。”
  出現上述問題的背景是,自2015年1月1日起,克裡米亞過渡時期結束,此後克裡米亞完全納入俄聯邦經濟、金融、信貸和法律體系。
  俄“專家網”4日文章稱,俄羅斯2015年的一個極為重要的任務就是解決克裡米亞問題。莫斯科現在應該尋找到一種保障方式,使“重歸俄羅斯治下”的克裡米亞恢復往昔,甚至超越往昔。
  若俄羅斯果真能做到這一點,克裡米亞民眾目前所面臨的困難似乎只是新舊交替時期的陣痛。可是,以目前經濟實力,俄羅斯能否打造出一個繁榮的克裡米亞?經濟學家們的評估並不樂觀。
  克裡米亞人當初將時鐘撥到莫斯科時間,是不是錯了?或許只有歷史才能給出答案。但可以肯定的是,在當前及今後可預見的一段時間里,克裡米亞人過得可能並非當初所夢想的生活。(完)  (原標題:歷史的夾縫:克裡米亞的第一個俄羅斯新年)
創作者介紹

stephy

no55nocrq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